|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大象无形——悼念良师马开樑教授


大象无形

--悼念良师马开樑教授

从台湾访学归来惊闻马开樑先生于5月7日驾返道山,我想应该参加先生的告别仪式,为心中的良师送行。从友人处得知,马老师生前有言:"一个人静静地归去。不发讣告,不搞告别仪式,不惊动亲友师生"。我心底即刻冒出马先生上课给我们讲《老子》时一再诠释的两句名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我进入大学学习中国古代史的第一堂课就是马先生主讲。先生身材高大魁梧,面善颜慈。他雍容闲雅地走进教室,从口袋取出几张稿纸置于讲台,略带微笑开始讲课。语调舒缓,不紧不慢,不高不低,不大不小;讲述明晰,有条有理、有板有眼,有张有弛。听他的课很好做笔记,记下来就是一篇好文章。每一节课无不如此,同学们称之为"开樑风格"。有一次,一位同学上课走神,马先生请他起来回答问题,他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令人忍俊不禁。马先生和蔼地对他说,要珍惜时光,认真听讲,多读书,善思考。马先生问他为何不记笔记?这位同学回答说"我只记重点。"马先生说,我每讲一节课至少要准备一天,所讲精简扼要绝无废话。尽管这位同学不以为然,但我深受震撼:这就是大学教授与中学老师的不同;良师与庸教的差异!

讲到春秋战国思想一章,马先生对老子思想的分析论述特别深入细致。在不动声色的津津讲述中透露出对老子的尊崇与赞扬。他是用老子的思想方法讲述老子的思想精髓,他花了很长的时间特别讲述老子的名言:"治大国若烹小鲜"。还把这句名言列为课堂提问与期末考试的内容。同学们就给他一个雅号:"烹小鲜"。一位同学还不无讽刺地说,马先生一定是"烹鱼高手"!如果我们联系1950年代、1960年代的中国社会:批判胡适、揭露胡风、反击右派、大炼钢铁、大办公社、大举跃进,我们能体会马先生为何要强调"烹小鲜",他的思想是何等敏锐,他的态度是何等鲜明,他的表达是何等巧妙。他不愧研究上古史、深谙"老庄之道"的专家!

第一学期的期中考,班上有两个同学不及格。一位是来自临沧山乡的佤族女生,一位是因身体原因从昆明工学院转学来的男生。马先生没有批评他们,而是把他们请到家中,分析他们的考卷,指出问题所在。马先生主动与这两位同学相约,每周安排一个下午,到家里来上辅导课。对于马先生给他们俩"开小灶"我十分钦羡,跟着他们去听了两三次。马先生先请两位学生提问题,他认真倾听,耐心讲解。有时马先生还要查阅他们的课堂笔记。先生于做人道理、治学门径、笔记整理、文章写作,皆一一指点。马先生真是一个严格要求、一丝不苟、诲人不倦的人师。后来这两位同学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了优良成绩,为他们的学习与教学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石。佤族女生成长为西双版纳中学历史教学最好的高级教师之一。那位男生,成为云南大学历史系近代史教授,是我省为数不多的云南高等教育史专家。

马先生1946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文史系史学专业,留校任教,从助教、讲师、副教授到教授,赓续一个甲子,主攻先秦史、历史文献学等,先后主讲《中国古代史》、《春秋战国经济史》、《中国史部目录学》等十余门课程。我们听他教授《中国古代史》课,主要参考书是他编写的油印讲义《先秦史讲义》。他还油印了不少活页史料供我们学习。

1978年9月我考到方国瑜教授门下当研究生。方先生说,鸿材(马开樑先生的字)对中国史部目录学颇有研究,你要常向他请教。每次到马先生府上,他总是细心指点,多方教导,深感他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表。他亲手把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油印《中国史部目录学》交给我,这本指引读书门径的油印讲义使我终身受益。后来我在历史系负责科学研究工作,向学校推荐这部书稿。1989年这部著作列为《云南大学丛书》出版。这部著作独辟蹊径,详人所略,见解独到,多有创获,获得云南省1979-1989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尽管马先生处在变动的时代,但他坚持自己的研究方向终生不变。他没有看风使舵的机灵,也没有曲学媚世的乖巧;他不会写激昂的批判文章,也不会喊高亢的吓人口号。他总是静静地做自己的学问,默默地写个人的文章,潜心典籍,孜孜不倦。有人说马先生看起来有些"木讷",其实这正是先生的优良品格。孔子说:"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刚毅木讷近仁"。马先生就是"讷于言敏于行"的谦谦君子;就是刚强、果决、朴质,慎言的"仁者"!

马先生总是自谦地说,自己天生"笨拙"。只要看看马先生《远古三代秦西汉史》、《春秋战国经济史》、《古书校读法》等闪耀着睿智的著作,就可知道他是一位博览群书、功力深厚、思想邃密、独具慧眼的史学大家。先生真可谓大智若愚。孔子说:"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马先生的若愚大智,实在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不止一次就老子的思想向马先生请教。他引《吕氏春秋·不二》说:"老聃贵柔"。知雄守雌,以退为进,是老子对待事物、掌握主动的策略原则。按老子的理解,"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处于柔弱卑下地位的一方,其实往往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刚强者莫之能胜"。与之相反,一切刚强的东西实际上都蕴涵着衰败死亡的契机,即所谓"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物壮则老"乃是普遍规律。基于这样的感悟,老子主张贵柔,守雌,"进道若退","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马先生强调,老子认为人之患在于有为,而导致有为的诱因,在于欲望太多,名利心太重。要纠正这一偏差,唯有节俭,珍惜生命,节约精力,这才合乎自然本性也即"天道":"治人事天,莫若啬"。要知足常乐,进而荣辱皆忘。贵生重己,适可而止,知足常乐,方可远离祸害,免除灾难:"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先生的教诲我牢记在心,拳拳弗失,令我终生受惠。

马老师一生,志存高远,清静淡泊,心怀坦荡,不矜不伐,不忮不求,不逢不若,不卑不亢,不愧不怍。他总是在别人不知不觉中,在自己钟爱的上古史园地,不声不响、不舍不辍地辛勤劳作,从容不迫地精耕细耘。马先生器量弘旷,清远雅正,与人相处不即不离,不偏不倚,是我见到过的少有的谦卑处下、宽容包纳、循理而动、从心所欲、不逾规矩的忠厚长者。凡事他不急不躁、不愠不怒、不怨不争。有位老师对我说,马先生真是员"福将"。从留校当助教开始,讲师、副教授、教授,按部就班,没有阻隔、没有波折,顺顺当当。其实这是马先生,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治学,勤勤恳恳钻研的必然结果:天道酬勤,顺理成章。

马先生保持独特个性,不以俗情系心,不以他物累形,一切顺应自然,凡事因势利导,以不争的手段和姿态,来达到一生追求的目标。

马先生治学为师,可谓底定江山悄无声息,挪移乾坤难见痕迹。大方无隅,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真正进入了人生的上乘境界。

先生以九十四岁高龄,静悄悄地离开了人世,没有花圈、没有哀乐、没有挽联、没有悼词、没有烛光、没有任何外在的仪式。在没有之中,我们看到先生拥有世人难得的完美人生。

"上善若水"。先生高善的人格,深邃的思想,精湛的学问,犹如深山茂林的清泉永远在我的心田流淌。

林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