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雕龙文心——张文勋先生访谈


雕龙文心--张文勋先生访谈

记者(以下简称记):张先生,《文心雕龙》成书距今已一千五百多年,可它成为一门"显学",却是近几十年间的事。大家知道您就是它的主要推动者。

张文勋先生(以下简称张):在我国文学史上,自隋唐以至明清,《文心雕龙》都在发挥它的影响,传世一千多年,历代都有人加以注释、评论,或引用其理论观点,或征引其论述原文,现在成为显学。"龙学"研究的历史表明这一套理论在不断被人们发掘和接受,还反映出我国古代文学思想和文艺美学发展的情况。所以我早就有写一部《文心雕龙研究史》的念头,想对这部理论著作在问世后的一千多年间的影响和历代对它的研究情况,作一番较系统的探索。

记:这是一个很大的想法。您能谈谈您编著《文心雕龙研究史》的主要着眼点吗?

张:大致可分四点:《文心雕龙》研究的历史回顾,研究史的意义,研究的未来走向和研究史的编写原则。

记:很希望您能具体谈一谈这几个问题。

张:关于《文心雕龙》研究的历史回顾我是这样看的。对按历史顺序,我们可以把《文心雕龙》研究的历史,划分为五个时期:

唐宋时期---《文心雕龙》成书于齐末梁初,当时除了沈约对它说过几句重视和欣赏的话之外,未见有其他的评论。历陈迄隋,仅见史书著有书目,亦未见有较完整的评论意见。到唐、宋两代,《文心雕龙》的影响日渐扩大,史学家刘知几的《史通》,明显受其影响。宋代黄庭坚等也曾提到刘勰,但从总体来说,《文心雕龙》在唐宋文学尚未引起应有的重视。

元、明、清时期---版本多了,我们现在见到的最早版本是元至正本,明清两代刻本甚多,足见《文心雕龙》已日渐受重视并获得推广。版本梓行、校勘、评点、序跋大量出现。研究工作已在较广泛的范围内展开,直至清末。

民国时期---在20世纪前十五年间,《文心雕龙》的研究,已从简单的评点序跋向多方面拓展。首先是校注,这是"龙学"研究的基础。此外,专题论文研究也多起来了,范围从《文心雕龙》的总体评论到单篇研究。在文学史、文学批评史中,列专章论述也不少。可以说,这时期是"《文心雕龙》学"形成的准备阶段。

新中国成立后的二十五年---这是"龙学"勃兴的时期,除"文革"十年的破坏,主要研究工作是头十五年。此间《文心雕龙》研究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对原著版本的校注更臻完善,翻译普及受到重视,新注本和译本出版。许多新出的文学史、文学批评史中,都有专章介绍。研究《文心雕龙》的理论文章、专题讨论大量出现。

改革开放的十五年---《文心雕龙》研究成为真正的显学,"龙学"的名声,远播海内外。理论的深广度、涉及问题的全面系统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发表的研究论文和专著的数量和质量,都超过以前的研究。《文心雕龙》学会的成立、多次国际学术会议的召开,"龙学"已发展到具有世界意义的崭新时期。

记:那还有就是您研究《文心雕龙》研究史的意义。

张:我想,至少有以下三方面的意义:

第一,理论意义。《文心雕龙》作为我国古代的一部系统的文学批评理论著作,它包容的理论内涵是极其丰富的。其中有五十篇文章,不仅涉及五十个专题,还包容了其它多层次的问题。古人泛称之为论文之书,今人有的认为是文章学,有的认为是文学理论,有的认为是美学。应该说,各种看法都反映出不同时代的理论色彩和认识水平。如果我们把各个时代、各家各派的见解,作一番纵向的考察和横向的比较研究,就可以较全面地认识《文心雕龙》的多学科的理论价值。《文心雕龙》中的许多富有民族特色的理论概念如风骨、体性、三准、六义等等,经各个时期的学者不断探讨、阐释,我们才可以从不同层面上看到它们的文学批评、文学理论、美学等多重理论价值。

第二,文学史的意义。《文心雕龙》是我国六朝以前的文学理论的总结,是一部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土壤上总结出来的理论专著,因此,它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符合中国文学的实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同时代的人对《文心雕龙》的认识和态度,又可反映出各个时代文学发展和文艺思想的状况。

第三,文化学意义。《文心雕龙》不仅仅只是一部文学理论或文章学的著作,而且具有经学、史学、哲学、修辞学等等多学科价值,也可以说是具有文化学的价值。历代评论《文心雕龙》或引用其理论文词者,不仅有文学家,还有经学家、史学家、哲学思想家,其影响范围涉及经、史、子、集各个领域。所以《文心雕龙》研究史,也必然涉及很多文化领域。

记:《文心雕龙》研究的未来走向是什么?

张:就其发展趋势来说,以下三个方面还有待我们研究者进一步努力:

第一,面向世界。唐代日本高僧遍照金刚在《文镜秘府论》中,已把《文心雕龙》介绍到日本。近百年内,已有日、英、俄、意各种译本流传国外。尤其是近半世纪内,外国不少学者都在研究《文心雕龙》。目前为止,"龙学"已形成三大研究中心:第一,中国大陆;第二,港、台地区;第三,日本。近些年来,韩国研究者也多起来。然而这离"龙学"全面走向世界,还有距离。

第二,面向现代。如果说,以往的"龙学"研究,主要还只是停留在对《文心雕龙》文本的校勘、注释和理论的阐述,所以研究领域也还只是局限于就《文心雕龙》论《文心雕龙》。所谓面向现代,我以为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要把《文心雕龙》的基本理论和现代文艺理论接轨,使之成为现代文艺理论和文艺批评的有机组成部分,更突出民族化和中国特色;二是要使之成为我们文艺创作实践中,具有直接或间接影响的审美意识。

第三,面向群众。过去,"龙学"研究专著和文章,主要也是写给小圈子中的人看。所以莫说是广大群众,就是在知识文化界,也不是人人都知道《文心雕龙》。直到在最近举行的一次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宾馆的许多人都问:"你们这是什么会?是工艺美术吧?"这可是"龙学"研究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龙学"要面向现代,首先要面向群众,要使现代人认识《文心雕龙》。

记:最后就是关于《文心雕龙》研究史的编写原则。

张:《文心雕龙》研究史的编写不同一般的文学史、批评史的编写。我在编写中特别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研究范围。第一类:直接征引;第二类:直接评论;第三类:暗中借用;第四类:史书著录及版本序跋。

第二,资料实录。对于入史的资料,采取实录的方法,保存其历史原貌。

第三,背景分析。以揭示研究史的发展变化,也展示《文心雕龙》这部文学理论巨著的历史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