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教育与人的全面发展


教育与人的全面发展

吴 松

"人的全面发展"是人类发展的一个永恒的主题。

总体而言,人类的一切理论建构和实践活动,都应该围绕着"人的全面发展"这一主题来开展。但是,谁能保证人类的理论建构即知识系统和理念的建构能够真正为这一主题服务,谁来控制人的实践活动能够真正围绕这一目标而展开呢?人走出蒙昧时代,走向自觉的历史时代之后的历史表明,为"人的全面发展"殚精竭虑的先知或思想家给后世留下的思想文化遗产,以及人为自身的解放而献身的种种努力,未必真正能够成为今天的人类追求真理、实现人自身价值的源泉和力量。相反,随着社会历史进程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学者都已经意识到,阻碍人的全面发展的否定性力量往往来自人类自己创造的社会形态、知识、文化以及积淀深厚的社会民族心理。在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现代性和后现代之争,实际上都是建立在如何看待传统思想文化,并将传统思想文化转化为当代意义这个总体思想格局之上的。种种理论之争至少说明,人类依靠自身的理性和经验来完善自身的努力无异于披荆斩棘或带着脚镣跳舞,然而,我们必须预设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个"未来"使"人的全面发展"这个命题的内涵得以极大地丰富。也就是说,人的全面发展是一个动态的终极目标,而不是一个静态终极目标。因此,从时间的跨度和命题内涵的丰富性来说,"人的全面发展"主题才有了永恒的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把实现人的全面发展预设在共产主义阶段,这是众所周知的。然而,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来看,马克思预设的共产主义并不像人们通常曲解的那样是一个静态的终极目标,一个仅仅废除了私有财产和忽视了个人禀赋的静态目标。在这部伟大的手稿中,马克思区分了粗陋的共产主义、政治性质的共产主义即民主的或专制的共产主义、以及人的异化的影响下的共产主义等教条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的不同本质。他对无视个人的价值、无视私有财产之意义的那种渊源于嫉妒和平均主义的所谓共产主义进行了深刻的批判。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也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作为社会的人即合乎人的本性的人的自身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彻底的、自觉的、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丰富成果的。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本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本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立、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抗争的真正解决。它是历史之谜的解答,而且它知道它就是这种解答。"接着,马克思又指出:"历史的全部运动,既是这种共产主义的现实的产生活动---它的经验的存在的诞生活动,同时,对于共产主义者的能思维的意识来说,又是它的生成的被理解和被认识的运动。"①

换一种说法,"人的全面发展"这一动态的终极目标的实现过程,就是人的解放的过程。我们认为,人的全面发展或人的解放至少表现为以下四种形态:一是蒙昧和愚昧形态的解放;二是社会形态的解放;三是文化形态的解放;四是个人心理和思想形态的解放。这四种形态的解放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将终其一生,因为"人的全面解放"这一"真理"永远在"前面"放着光辉。尤其对于智者来说,自觉地解放自己并承担起解放他人的责任,往往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崇高理想或伟大梦想。诚然,当四种形态的解放自觉地表现在个人或群体身上的时候,个人或群体的存在与使命就改变了。一个自觉的、思想的人或群体,无疑扮演着社会的、历史的、文化的角色。角色是人存在的表现方式。角色可以让自我和文化认同中的美好人性得以张扬,也可能使人迷失方向而导致美好人性的丧失而表现为恶。

由于角色的价值迷失与角色受教育的程度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关系密切,知识的增长并不意味着"假"、"恶"、"丑"的减少。事实上,知识犯罪和文明冲突的破坏性已经成为当代社会的难治之症。另一方面,知识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又助长了人的欲望的膨胀,个人和社会对知识的无限渴求使人们无暇顾及主动接受人文精神的熏陶,更少心平气和地反思自己,更难心安理得地向伟大的古代智慧和古典精神学习。这一点,正是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时代本真的教育理念式微和教育精神衰落的原因。如果一个人只在教育活动中获得知识和技术而缺乏人文的熏陶,那么这个人无异于一台机器。因为教育的本质是人本教育,而教育的终极目标则是"人的全面发展"。因此,在"人的全面发展"这个终极目标面前,人不能不认真反省自己以免自觉或不自觉地就成为了知识和技术的奴隶。事实证明,可靠的、活的知识可以帮助人实现自身的解放,而死亡的知识则是残暴的。从历史的观点来看,一个民族既可能毁灭于战争,也可能毁灭于残暴的知识或灭绝人性的"邪教式"的信仰。

一个伟大的时代的教育应该是本真的教育,只有这样的教育才能鉴别知识理性的真伪。本真的教育方式不是被动地传播知识,而是借助对知识的反省去探索真理。因此可以想见,无论任何时代,任何体制下,要保持教育的本质属性和先进性多么困难。知识在以各种方式争夺人心的理论纷扰中,人心往往在选择和思考之前就已经屈服。在此意义上,我们完全可以说,伟大的时代是教育显示其辉煌意义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教育如同一个巨人一样有着健康的心理和健全的体魄,它的眼界纵横古今,它的视野通达广宇,它的胸襟博大似海,它把人类失去控制的理性和经验加以整合和鉴别,小心翼翼地使知识理性和实践经验变成新的、可靠的知识和能够养成健全人格的营养。这样的教育是活的、人性的、典雅的、和谐的教育,人性的教育对教育自身可能走向僵化或教条的危险时刻都提出忠告。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文化解构与建构并存的时代,毫无疑问,这个时代的教育者承担着为"人的全面发展"而工作的使命。我们只有围绕"人的全面发展"这一主题推进教育改革步伐,从本质上实现教育范式的创新和教学方式的转变,才能培养和造就千千万万的英才。只有掌握了可靠的、经过认真反省的知识力量的英才,才是我们的民族复兴的担当者和时代精神的创造者。

① 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7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