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捡拾文化的真实步履---“百年老照”与“风情漫画”的文化解读


捡拾文化的真实步履---"百年老照""风情漫画"的文化解读

在余辉塔影中走过步行街青石铺就的街道,走进近日楼朴雅的展厅,"百年老照"与"风情漫画"遥相呼应一齐照亮了我们的眼睛。"百年老照",99幅,是清末民初一批法国人有心拍摄的,它们真实地留驻了我们这座城市的远年记忆,关于它的茶馆食摊、马帮镖队、滇剧道观等。"风情漫画",100多幅,是当代昆明著名漫画家李昆武对老昆明物态人情的细心发现爱心体味,再出之以或庄或谐亦庄亦谐的灵心创作,它艺术地抵达了老昆明文化的深层真实。

无疑,这是一个读图时代,读图时代是一个人们审美趣味和审美价值平均化标准化的年代。五光十色的图片在文化工业的流水线上无限量生产复制,精致而冷漠,已很难吸引人们灼热的目光。然而今天的展厅内却观众如织,男女老幼流连忘返。这也许印证了我的一个想法:"百年老照"与"风情漫画"给我们展现了一种原生态的生活,平凡而温暖,久远却真实,它负载的真实和热情打动了现代人生命底里的某种品质,不仅仅是怀旧,而是对有别于我们当下生活以外的另一种生活的缅怀,眺望与想象,才使得众多观众不约而同目光灼灼。

穿过"百年老照",我们来看一下清末民初老昆明的生活。玉带河清水涟漪,一石拱桥,桥头长草树,皆旁逸照水,河边或三四顽童光腚戏水。此时"金碧灵囿"的牌坊正沐在新鲜的阳光里,拖辫遗老正在荒草丛生的城墙上晒太阳,阳光是金色的,洒在青石街道上,补鞋匠、木匠、古玩店里的老板,撑着油纸伞的长衫官绅,卖花的妇女,卖饵块的小贩,都趁着阳光赶各自的路。还有茶馆,说到老昆明不可不说它的茶馆,罗养儒在《云南掌故》里提到:晚上打烊后,还有一姓金,一姓姚的文人,至四合园喝茶,已成习惯。铺家还特为他煨一壶水在炉上,到天亮。伙计起来拨火备水迎早市,才离开。因此人称金半夜姚天亮,其真实姓名反倒失传了。以后汪曾祺、于坚等都为老昆明茶馆写过很好的文字。瓷花碗、朴老沉香的桌椅,闲闲散散一坐,清茶一盏,天文地理树鬼狐精信口道来,可消磨半天。可以说老昆明文化品格中的冲淡与平和,宽容与温暖,正是在这茶香味中氤氲涵化......

李昆武那些鲜活的风情漫画、歌谣,也同样幽默而真实地表现了老昆明鲜活的深层文化心理。"爱你爱你真爱你,请个画匠来画你。把你画在茶杯上,天天喝水亲亲你。"这是我见过的最具想象力的爱情诗,爱得大方热情且具诗人气质。"大月亮,小月亮,掀开锅盖煮月亮。不杀鸡,不杀羊,杀只老鼠过端阳。"谐谑中生活的苦涩与艰辛隐然流露。李昆武说有一幅,他画得泪眼婆娑:"红漆托盘一枝花,枝上结柿花。姑爷说‘扯来吃',媳妇说:‘留着领娃娃。'"生活的悲辛举重若轻地化解为舐犊深情,细细回味令人泪下。"不唱山歌干巴巴,好比吃饭没盐巴。三天不把调子唱,姑娘变成老大妈。"歌声喂养的民族,从容领受生活的幸福与艰辛,襟怀坦荡心地美好,懂得爱、宽容与珍惜,这就是老昆明长久积淀而成的文化心理性格了。

稍稍归拢一下,我们可以发现,背靠着阳光鲜花与红土成长起来的云南文化,小至老昆明文化,自然、宽容、多元,虽然地理条件限制了它的文化视野没能培养出物质的丰裕,但它却浸润出了一种健康的文化生态与文化品格,而这恰恰是其他许多地域形态文化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所失落的。正是如此,"百年老照"与"风情漫画"的文化意义得以凸现:它多少为昆明走向现代化而反观历史,勾连当下,拓出未来提供了可能。

在这里历史不是事件,而是表达为事件的关系,只有处在与当下勾连中的历史事件才是有意义的。这样的事件莫过于先辈们所曾经历过的平凡具体的生活,因为它长久积淀出来的文化品格、心理习惯已潜在地植入了我们当下的生活。所以不难理解余秋雨说中国文化的真步履往往遗落在莽莽苍苍的大地上,当无数典籍被风干以后,它们依然鲜活动人。"百年老照"与"风情漫画"正是在做这种捡拾文化步履的工作。它们心怀虔敬小心翼翼地在修复历史生活的细节,以此提醒我们还有另一种历史,它来自广大而具体,温暖也艰辛的真实生活,它关及我们当下生活的失落与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