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从周星驰到流氓兔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从周星驰到流氓兔

这是一个卡莱尔的"英雄与英雄崇拜"灰飞烟灭的年代,在血脉贲张的长久仰望中,人们久已疲惫。于是收回曾经火烫的月光,庸散而随意地打望一下周遭的尘俗......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人们在淡然一笑中接受了周星驰与流氓兔,接受了他们的滑稽。

滑稽不是幽默,幽默是一种两相对视下的智慧沟通,而滑稽则是一种俯视目光里的自我作弄与调侃。滑稽者多半自恋,他们可以无视凡俗的种种设置,而沉湎于自己的搏人一笑,尽管他们的目的也许并不止于此。因为自恋,所以又有些痴情,这也是流氓兔与周星驰他们分为招人喜欢的地方。毕竟在平凡甚至琐碎的生活里,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我们也许无法企及崇高,当然也不愿意装扮滑稽,所以在居高临下的目光里开怀的笑声中,我们深深地迷上了周星驰与流氓兔,因为他们的放纵与痴情,多多少少勾起了我们对一种世俗"诗意与理想"的期待。

这个年代,主流文化构建的道德政治神话与精英文化设置的中心价值都无可挽回地轰然破碎,大众文化则高举一幅感性而物质的诱人图画,许诺众多当下即可兑现的承诺:快活无假外求,轻松不要担负。尤其是大众文化的代言人周星驰与流氓兔们,更是对所谓权威与价值的高度和中心,进行了无情的嘲弄与拆解,所以负载意义与价值的历史时空往往变成了一堆堆碎片。于是关于周星驰"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与流氓兔的"哎,又失恋了!"的众多故事,只是一种随时随地的虚构,绝不导向任何意义世界,人们可以轻松地沉浸于当下的感官快适与享受。据说,物质的诗意由此而焕然生光。

无疑,没有人可以以任何理由否人我们当下的凡俗生活的乐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周星驰与流氓兔们看似搞笑的滑稽背后是有一番严肃的。这种严肃来源于对曾经设置的种种价值与意义的彻底失望,也正是这种失望导致了生活热情的冷落。于是,徘徊在意义的废墟上一脸冷漠,无须要担负,也无从担负,这就是昆德拉所说的"不能承受之轻"了。

在阵阵笑声过后,也许确实应该正视一下的问题是:"生活的乐趣真是来源于一种无须任何担当的轻松吗?(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