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特立独行在云大


特立独行在云大

那天从西小门经过,见两个老外坐在招待所的台阶上,男的弹着吉他,唱着我没听过,也听不懂的歌,女的轻轻应和着,旁若无人.一个微笑就爬上我的嘴角--生活是美好的,尤其对懂得珍惜生活的人来说.

是的,云大的校园里还生活着这样一些人:与我们或者肤色不同眼睛头发的颜色也不同,服装上个性突出,行为方式上特立独行......云大留学生,我们大学生活中的另一道风景,一直独自美丽着。

微笑的乡原

乡原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日本人,确切地说她并不算留学,因为她是中国的媳妇。她现在在交流中心学习汉语。我总觉得一个女人为了爱情漂洋过海是需要勇气的,况且,在此之前,她并没有任何汉语基础。丈夫日语很好,交流不成问题,但她还要面对丈夫的家人,还要面对已经成为她的家的中国。

乡原喜欢笑,人很谦和,很有礼貌。穿着打扮也很中国化,是不喜欢张扬的一个人。只是在她温婉的外表下,我总感受到一种叫做韧性的坚强。她每天上午上课,放学去习菜做饭。昆明吃的东西便宜,所以对于这个不会讨价还价的人来说,买菜不是难事。她常说她煮的菜清淡,不合昆明人的口味。但看到她整洁干净的家,我知道,这是一个懂得生活的女人。

正统的六代

乡原的介绍上我认识了六代毅。怎么说呢,一个标准的日本男人。做事认真言语谨慎。公司派他来学习中文,以后要在天津或大连开公司。走进他租的房子,真的是到了日本人的爱,门口的鞋子,客厅塌塌米的地毯,整洁的厨房,漂亮的餐具......完全是日式的家居风格。

也许是性格的关系,六代很少接触云大的学生,除了几个熟悉的辅导老师。他的自学能力很强,但由于缺乏交流,他的口语表达还不是很好。他喜欢旅游,在云南各地到处走走,所以大部分的休闲时间,他都交给了云南的高山流水。

有一次我曾和六代谈起中日关系问题。他用不很流利的口语告诉我,他们的教科书上关于南京的历史记录的很少,他们并不完全的了解。他并不理解为什么他的政府不承认这件事。而我却觉得,抛开政治的因素不谈,人与人的相处比国与国的对话要容易的多。

天才崔优洙

崔优洙是朋友带的家教,也是最小的韩国留学生,他只有十八岁。称他为天才倒不是说他的中文学习,而是他讲一口流利的日语,更绝的是,他是打电玩的时候学会的。朋友说,他学东西很有灵气。

由于韩国的中学生要学习汉字,所以崔优洙有一定的汉语基础,并且来中国前,对中国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喜欢中国的影视剧,《康熙王朝》,《卧虎藏龙》他都很喜欢。他长得高高大大,经常穿休闲的衣服,看上去象中国学生。自立能力很强的他,来中国的时候,不过是一个中学生。他有很多日本朋友,有一次,他正朝大家扮鬼脸,被我看到,他脸一下子红了,那时候,我们才觉得他还是个孩子。

可爱的patrick

patrick是个地道的法国人。在中国已呆了四年的他,也有一个很地道的中国名字:文皓。

我眼中的patrick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是那种做事只为性情不问世俗的人。当初仅仅因为想要了解这座城市,patrick千里迢迢来昆明投奔朋友,而学汉语,也仅仅是因为喜欢,从没想过要用于将来的工作中。

至于在昆明的生活,总的来说,他还算满意。他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喜欢昆明的小吃,可因为太辣的缘故,总敢尽兴。喜欢在空闲和朋友在兰白红酒吧聊天,有时和中国学生说说汉语,有时也和外院法语专业的学生说说法语,他认为他们的法语说得很不错。

patrick在留学生公寓有一套房子,二室一厅一厨,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尤其能随时做东西吃,着实惬意。但较高的房租也着实让他感觉难以消受。他说他想在昆明租套房子

和所有法国人一样,patrick也有很强的民族情结,他说::"我遇到的中国人总是在说英语,我对此不感兴趣,我是法国人。"他希望我们保留自己的文化特点,不要在开放和交流中丧失了个性。

美丽的雪莲

第一次见到这个意大利女孩的时候,便是令人惊艳的美丽,然而又不是单纯的美丽,那种来自文化名城的浪漫气息笼罩着她身边的每一个人。

断断续续来了很多次中国,都没有久居,这一次,她是来学习中国少数民族文化的。她说,她和她的家人都喜欢中国,喜欢中国文化。也因为如此,她在大学里就开始学习汉语了,现在,她的汉语水平很高,完全可以跟我们很流畅的交谈。其实,汉语只是她多种语言能力中的一种,除了自己的意大利语,她还可以说法语,英语,德语。我们笑称她是"国际人"

她在云大旁听中文系和人类学系有关民族文化的课程。其实采访中遇到了很多类似的情况,许多人都是独自一人来到中国,甚至年龄很小。也许有文化认同上的差异,但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学习一些什么,尤其从这些不远千里向我们学习的人身上。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同样的人:泰妹美妙,美国教师唐思德,非洲男孩艾哈茂德......我们的祖国是他们的异乡,然而,他们在异乡里自由地生活和学习,如同深海中的无拘无束的游鱼。我们实在无法--赘述,但我们会记取他们灿烂的笑容,优雅的态度和真诚的关心。人性无国界,文化无国界,真情无国界,纵是不一样的眼睛,不一样的皮肤又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