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一位后学眼中的方国瑜先生———方国瑜先生的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杂感


一位后学眼中的方国瑜先生---方国瑜先生的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杂感

方国瑜先生是云南大学文史系(今历史系)的著名教授。来云南大学之前,我不曾听过先生的大名。只是来了以后,从民族史的同学那里得知先生。那时也没有多少了解,倒是从先生的弟子---原云大副校长林超民博士身上看到许多值得景仰的东西---我曾有幸聆听过一次林教授的课。今天纪念先生百年诞辰,听了许多先生挚友及弟子的报告,更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了先生的为人、为学。

先生一生横跨新旧两个社会。百年前的正月18日,先生出生在云南省丽江县,纳西族。家境相当不错,否则书就不会读那么高了。我不想说先生小时及中学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人的儿童时代、少年时代其实都一样,都在接受教育以懂得如何在这个以人为主的星球上生活。先生的大学是在今天的 北京师范大学念的。据说,先生那时读两个学校,一是北大国学门研究所,一是北师大中文系。有了两分补助,先生就用不着为生计而发愁了。我们可以在展板上看到先生那时的照片---戴着眼镜,清瘦而带书生味,一如现在我们身边的同学。但那时时局动荡,护日烽火正浓,青年人自然关心社会现实。先生参加了一些学生运动,见证了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向当局示威,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青年的政治热情,以期望国际社会的"帮助"。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先生因云南大学校长极力挽留便呆了下来。这一呆就是四十七年。先生的学问大多是在云大做的。我罗列不全先生的著作,只记得《云南史料丛刊》、《中国云南历史地理考释》、《方国瑜文集》、《彝族史稿》等少数作品。

先生治学勤奋。先生曾在当年国家图书馆今南京大学里查找资料。先生把图书馆中有关云南的史料都找了出来并做了笔记。你能做到吗?二十四史可都是古汉语!我见到古汉语就头疼,看一会就打瞌睡。所以如果我问你,我会心悦诚服的说我做不到。可先生做到了!这也为先生日后的那本巨著《云南史 料丛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它凝聚了先生毕生的心血,晚年双目失明也与早年的劳累是分不开的。如果没有先生做了这方面的开创性的工作的话,这本书就无法面世了。先生在这方面的 贡献,为他赢得"南中泰斗,滇史巨擎"的称号。先生的勤奋还可从其创造纳西族文字体现出来。你可以想象创造一门语言的艰辛。先生因此被海内外誉为"纳西历史语言文字之父"。先生之勤奋令人敬佩。

先生治学严谨。先生小女方福祺女士谈到这一点。先生为写《云南史料丛刊》,前后花了近四十年。早在解放初中华书局就与先生约稿,先生说稿子未成熟,还得假以时日。直到先生去世前几年,先生才把稿子寄去。这期间,中华书局催稿几次,先生都不允,仍一边收集资料,一边修改文章。真正体现了一个学者做学问的严谨态度。

先生治学是光明磊落的。这可从李埏先生讲的"李述方"的故事反映出来。我不必在此复述。但我想,这个故事所反映的精神应该成为民族史那边的"传家宝",化为后辈们的实际行动。为文更重为人。值得尊敬的是,先生小女铭记先父教导,身体力行,没有借父亲的声名而使自己受益。

其实先生又是平凡的。先生的关门弟子林超民与师兄何耀华的发言,声情并茂,对先生的思悼之情溢于言表:同时再现了先生的诲人不倦,谆谆教导的一面。伟大出自平凡。很多人就因为没有参悟这两者而不会做人。一个人如果没有人格,任何有良知的人都可以鄙视他的。

先生的夫人蔡金若女士,是北平读书时的同学,学的是外语。嫁与先生成了贤内助。先生取得这般成就与夫人的照顾是分不开的。但是,我想,方夫人把学的外语丢了,没有发挥自己的才干,颇为可惜!再者,如果自己一生不能事业有成的话,牺牲自己而成就他人,未免本末倒置了。这种想法有些自私,但当今女性多注重自身价值,我以为不会只是我这个大男人才有。生命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这应该是社会进步的一面吧。

方夫人庄重﹑贤惠﹑任劳任怨,谁不称道?全家也合乎我国的传统:子孙满堂,得遂为人愿。方夫人晚年的外形,如曾抚养过我的外婆,虽呈老态,慈祥与善良却写在脸上。方夫人晚年大病后,与先生坐在一块,竟让人觉得夫人是先生长辈。岁月造化竟如此! 在先生的展览室里,见到先生生前的许多留影。里面有前面提到的先生的毕业照﹑婚照;有先生与老师﹑好友及同事的合影;有先生在书房的留影[lxy1]﹑指导学生的留影﹑工作闲暇时的留影;还有先生与家人同享天伦之乐的留影﹑在外与儿女及孙儿辈的留影。 先生已去二十年了,但这些留影,拉近了先生与我们的距离,我们分明感到先生的人格力量和他平凡中的伟大。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矣。能明白先生一生之为人与为学,就足以让我辈受益无穷了。展览室中弥足珍贵的是,先生逝世那年在电大的教学记录片。先生穿着那个时代的中山装,干净而整洁,用不是那么标准的普通话给学员讲课。那时的超导还跟现在的一样,年轻而富有朝气。我想,无论何时何地,先生的弟子们听到先生讲课的声音,都会百感交集的! 先生师表,千古垂范啊!愿每一位云大学子光大先生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