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草根狂欢”的2006年文化圈


"草根狂欢"2006年文化圈

"草根"是近年的一个热门词汇,它直译自英文"grass roots",指的是相对于主流文化和精英阶层的弱势文化与阶层,有"平民的,底层的"之意。随着信息传播的高度发达,社会的日趋扁平化,以前往往被强势和主流遮蔽的草根获得了春风雨露,一路茁壮疯长,屡屡向强势和主流示威。2006年的文化圈,就是这样一个"草根狂欢"的年份。
首先是郭德纲,这位在京津苦熬十余年的相声演员,挟天桥、茶馆、剧场的忠诚观众和网民追捧之威,于年初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至今,一时间,相声不再是穷途末路的夕阳艺术,郭德纲不再是那个每天练苦功、干累活、啃煎饼、拉观众的江湖艺人;接着是胡戈,以一部仅二十余分钟的网络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煞有其事展开的戏谑、调侃和挖苦中,使大导演陈凯歌耗费2亿巨资打造的力作《无极》彻底沦为令人喷饭的笑料;还有"梦想中国"、"红楼选秀"、"好男儿"等繁多"海选"活动在全国铺天盖地展开,舞台和荧屏顿时再不是明星和专业人士的天下,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在聚光灯下一展才艺---不管有还是没有。
演艺界之外的文学界,24岁的韩寒因不满文学评论家白烨对其的低评,肆无忌惮地把机智而污秽的嘲骂频频倾泻到这位年近六旬的名家身上,随后大批青少年读者群起谩骂围攻,白烨及其维护者---也是韩寒们的前辈名家---只能关闭自己的博客落荒而逃;草根的力量甚至强劲地渗透到了学术领域,说评书般讲史的教授成为"万人迷",27岁的公务员以诙谐现代的笔法写就的明史一书风行,一场"娱乐化历史"运动席卷全国,历来厚重古奥、端然肃然的历史学进入流行时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轻松消遣和有趣谈资。
对于草根在2006年的狂欢,我们当然能很容易地指出这种现象令人忧虑的方面。所谓主流与精英,固然有借助自己所掌握的资源而获得文化上优势地位、对有价值的非主流文化构成遮蔽和打压的一面,但平心而论,精英文化总体是专业的,精雅的,试图有所创造的,代表了民族文化高度的;而草根文化一般则是相对粗浅的,以娱乐为内核的,无较高精神向度牵引的,不负有担当和使命的---胡戈能和陈凯歌比电影造诣?韩寒能和白烨比学问?"红楼选秀"能和越剧《红楼梦》比艺术水准?《明朝的那些事儿》能和《明实录》比学术价值?草根压倒精英,乃至嘲讽和挖苦精英,这种文化生态的逆转,更多来自于数量的优势而不是质量的胜出---说白了,就是草根人多势众,一旦有了活动的平台,其声势和力量就足以尽情"狂欢",内涵、趣味和高度在其之上的精英文化只能在边缘和寂寥中干瞪眼。而精英文化的失落会带来什么后果,在以"文革"为极端代表的历史时期已有表现,自不需要赘言。从这方面说,粗糙压倒精雅、浅显压倒深刻、喧闹压倒沉厚、大众压倒精英的"草根狂欢"并非文化福音。
然而在主流精英文化长久统治之下,草根文化在信息时代的土壤上勃兴,也有其不容忽视的积极意义。首先,它为文化创造带来了鲜活生猛的气息,冲激了精英文化因"职业化"和久享尊崇地位而僵化刻板的一面,胡戈的机智和灵气在成名人物中的确难以见到;其次,它以其民间力量有效弥补了精英文化力不能及之处,曲艺家们多年殚精竭虑的相声复兴一直成效寥寥,却在天桥茶馆和郭德纲身上成为现实;第三,它为精英文化走近大众搭建了桥梁,易中天、纪连海和"当年明月"的走红,"红楼选秀"的轰动,培养了一大批文史爱好者,使文史经典向社会渗透。而且,草根文化的原生态、民间性本身就是民族文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兴盛,同样是文化繁荣的表现。
精英的基础总是草根,草根得到提升就会变成精英。草根文化和精英文化并不是对立的,这两种文化形态之间如果建立起良性互动和健康循环,草根不需要狂欢,精英也不再寂寞,那么民族的文化素质和精神世界自会不断开拓出新的境界。谢轶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