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走进云大 |  风采云大 |  招生计划 |  招生政策 |  往年招生 |  院系专业 |  人才培养 |  报考指南 |  在线问答 |  其它招生 | 

校 徽 漫 说


何谓校徽?徽,《辞海》解释"旌旗之属。【汉书】殊徽帜","殊,别也,异也。【礼】殊徽号,异器械。"徽章:徽帜也。古以旗帜为旌别之记号者曰徽章。今天的校徽有两种表述:校徽是学校的象征、是学校办学理念的具体表象,同样也是代表该校师生崇尚科学和追求真理的精神,是人文精神的艺术化体现,并反映该校传统与文化的积淀。此其一;校徽含有徽章之意,作为学校的标记,用以识别的"徽帜" ,以示区别。此其二。民国以来,各个学校都设计了象征自己的图案,体现本校的个性。解放后多数学校都沿袭传统的徽记,也有根据时代重新设计。如象征云南大学的校徽则是以具有82年历史的会泽院的图案为中心的标志,体现这所学府的悠久历史;而另一种则是提供师生佩戴的"标记"。在民国时期,有圆形、有三角形式样,底色多系天蓝色,亦有白色,上面冠以校名。解放后,学校的这种标志则统一为长方形状,学生的标志是白底红字,教师是红底白字。从民国到20世纪60年代,大中小学生都以佩戴校徽为"记号",证明自己的身份,并以此为荣,无论学校或公共场所,学生们都把佩戴校徽作为一种自觉的纪律,规范自己的行为,警觉自己的行动。笔者就以作为"记号"的校徽有感而议。
  那个年代的昆明,尤其是大学生在下午或晚上,喜欢结伴在位于青云街的小茶馆、正义路三牌坊处的大华交益社(茶馆)、翠湖观鱼亭茶室、文庙魁阁茶室、五华坊长城茶室等处或读书或聚会。他们也总是习惯地坐那几张茶座,凡是到此喝茶的茶客们也都熟悉佩戴校徽的学子的座位习惯,从不和他们争茶座,自觉地把光线明亮的靠窗子的茶桌让给学子们。记得长城茶室那位六十来岁的茶倌,对学子格外优待,喝一碗茶,外加一小盘葵瓜子,只收5分钱,偶尔也问寒问暖。龙云时代与画家廖新学名贯滇省的落魄的50余岁的小提琴家雷漫天先生,每周总要有三四天到长城茶室拉琴"卖唱",凡是遇到他的到来,总是那些带着云南大学和昆明师范学院校徽的学生,合上书本,品着那碗5分钱的盖碗茶,沉浸在那位小提琴家倾情的演奏中,尤其是他演奏马思聪先生的那支忧伤的《思乡曲》时,颇有 "年年春日异乡悲,杜曲黄莺可得知。更被夕阳江岸上,断肠烟柳一丝丝"的意境(唐朝韦庄《江外思乡》),如此旋律,似烟飞飘雨梦落凡尘,感染了年轻的学子,每次,也总是他们从那羞涩的口袋里,摸出2分到5分钱不等地投入雷漫天用手捧着的那顶翻过来的破旧的解放帽子里;每次,也总是茶客们随着学子们,纷纷投几分或一角钱给小提琴家......直到学子们默默地目送着把小提琴夹在腋下的雷漫天躬着驼背的身子,如履薄冰地蹒跚着走出茶室。曲终人走,学子们才缓缓地收回眼光,回头一瞥茶桌上的书,翻开那本书,用手扶扶眼镜,拂拭去眼前的影事,相互对视一会,才把眼睛投向书里的字里行间......茶客们赞赏的眼光都投向学子胸前的校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呷一口茶,品味着这些学子们的善举。这是那时学子们在茶室的一道文化风景。后来,我才知道当年云南大学和昆明师范学院的学生大多来自四川,难免《思乡曲》触动了他们的思乡之情。笔者也是从那个时代的茶室的过来人,深有感触!那个年代的昆明,凡是公共场所,最遵守公德的就是佩戴校徽的大中学生。如,在公共车站等车,也总是看见佩戴校徽的大中学生在排队时,礼让老人、礼让儿童,礼让该礼让的人群;在公交车上,他们从不去占座位,车到站时,也经常看见这些学子下车时扶老携幼......那个年代,昆明的大学参加的集会较多,多集中在或志舟体育场(现昆都旧址)、或拓东体育场(现云南省体育场)、或胜利堂(现甬道街对面),或参加昆明各族各界的集会、或听政治报告、或参加运动会开幕式等等。每逢这种场合,学校分块集中,校旗迎风招展,从学生出入会场的秩序和开会的专心就可以看出学生参加公共集会的纪律好差情况,而得出社会对学校教育的评价。在一些社会活动集会正式开会之前,总是那面白色校旗上毛体的"云南大学"那几个字特别显眼,在众多学校中,总是云南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带头指挥围坐在校旗下的学子们高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声之后,云南大学的"啦啦队"又带头活跃会场。总之,那时的云南大学在公开场合总是显得那么活跃,每当散会时,总有人指着佩戴云南大学校徽的学生们指指点点,投过称赞、羡慕的一束束眼光。
  校徽,曾经是许多人学生时期的美好印记。只有额头上的皱纹随着岁月的增长,习惯了尘世的喧嚣,校徽才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学校已退休的方应祥任副校长时,无论春夏秋冬,无论换那件衣裳,那枚红底白字的校徽始终佩戴在他胸前,在众多的不佩戴校徽的师生中,可算时间在校园留下的昔日"风景"了。那时,我想,他一定有着一种以校为荣的师道自豪感,可敬!中央电视台播出的"2006年毕业歌",在毕业晚会上,那些学校的师长们,胸前都佩戴着那枚闪着红色光芒的校徽,学生们或佩戴白底红字的校徽、或穿着印有校名的红色、黄色的文化衫,仿佛点缀着那所学府沧桑历史的行程,印证着今天的荣耀,增添了师长们那份厚重的情感、为莘莘学子留下了那份难忘的怀恋......
  2006年,"五四"青年节那天,温家宝总理到北京师范大学,该校赠送总理的礼物是校徽,装校徽的礼盒上面题字:"总理来师大,一枝一叶总关情。学子思报国,三寸粉笔铸民魂。"总理面带微笑对代表师生赠送礼物的历史学院的学生江天岳说:"你看我今天也戴了个红校徽。"这位学生感动地在一篇题为《学子系国运 校徽表寸心》的文章中写道:"望着总理胸前那一抹红色,我一时恍惚,感觉一个个鲜活的历史画面如白驹过隙般从眼前越过,我看到了五四薪火中跳跃的红,看到了历史学院徽标上凝重的红,看到了青年学生热血中激昂的红,看到了巍巍中华伟大复兴时光彩夺目的东方的红。"
  ---这是对校徽的感情! 这是校徽的力量!
  校徽是嘉言善行之源、敦品励行之泉;校徽是苦心劳形之印、精勤求道之证。让我们以校徽为荣!(毛祥麟)